中国律师网-新闻内容

  6月13日下午,国浩上海的会议室中排起了一条“长龙”,每个人手中拿着一本名为《破局:银行金融法律市场与实务运作》的新书等待签名。该书的作者亲切地询问每个人的名字,并在书的扉页上写下“相即”。

  原来,在国浩律师学院的邀请下,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大力携其新书莅临国浩上海办公室,与国浩律师共同开展了一场读书会交流活动。在读书会上,刘大力律师除了分享自己执业30年生涯中,遇到困局时的突破之道,还和大家用心交流,相互沟通。27地国浩办公室同步视频直播,上百名国浩律师在现场或在线参与了读书会。

  国浩金融业务委员会负责人、国浩上海管理合伙人管建军是本次读书会的主持人。他还回忆起1991年到上海第三律师事务所实习时,刘大力律师作为上海第三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所展现的风采。他向大家介绍道,刘大力律师于1990年取得中国律师执业资格,至今已执业三十年,擅长银行金融和收购兼并。

  与此同时,刘大力律师身兼多职,担任国际律师协会中国工作组主席、中国国际贸易经济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上海市仲裁委员会委员、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董事局董事、华东政法大学律师学院特聘院长等。刘大力律师不仅有着丰富执业经验,还有着一份公益人的热忱,作为公益组织上海惠迪吉公益人心理关爱中心的理事,他帮助志愿者们策划、组织了多项活动。

  刘大力律师在读书会开局提出了“金融法律市场(Legal Market)”的概念,他认为“金融市场开展的各类金融活动并不是都需要律师参与服务,有金融法律服务需求的领域才构成金融法律市场”。因此金融律师需要根据金融市场的需求提供相应的专业服务,而非纯粹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或是想当然的推理来做金融法律服务的准备。他进一步指出,所有律师都不应局限于自身的需求,而应当了解市场需求、客户需求、所处行业的需求以及所处时代的需求。

  “了解客户需求”,贯穿于《破局:银行金融法律市场与实务运作》始终。该书深入浅出地阐述了银行金融法律市场及其业务,从刘大力律师30年来处理的数千个金融交易中挑选了十几个典型银行金融案例,每个案例都呈现了律师在业务中遇到的困局以及创造性解决问题的“破局”思维及方式,也细致地分析了银行金融法律市场的需求。同时,面向青年律师的成长,本书还分享了从“菜鸟”进阶到“大咖”的执业路径,关注市场的变化和发展,以期迎接新时代的机遇和挑战,突破困局。

  “写这本书不是为了回顾过去三十年有多么光荣辉煌,而是通过回顾重新解读、解构、创造,从中获得力量和新的启发,为未来而书。”刘大力律师点明了他的写书初心,同时表示他将用回答提问和提出问题的方式,与在座的各位进行交流与分享,他相信在有往有来的问答中,彼此都能有所收获、有所启发。

  答:了解客户需求是为了帮客户解决问题,律师的创造性价值就体现在此,这也是我执业三十年来最喜欢和享受的过程。我会通过一个简单的案例向大家呈现何为律师的创造性价值。

  十五年前,上汽集团想要解除一个中外合资合同,让我评估赔偿金额。Why? 通过沟通和了解,原来上汽想要取回给中外合资企业做的一部分业务,合资企业有投资回报的压力且十分看重中国市场,双方对赔偿款的金额方面存在过大差距。How? 如何解决?在研究合同内容,了解这个业务是什么、合同解除后对上汽有什么影响、合资企业为什么要和上汽合作等等之后,我们寻找到了一个合理方案,修改了合同,促使继续合作。同时,最后在合同解除赔偿金上共节约了几十亿。

  我之所以分享这个案例,是想说创造性解决问题,需要真正的智慧而非技巧。只有基于对客户的深刻了解,才能创新性地解决问题,平衡满足各方利益。

  问:律师要怎么既服务于商业目标,又不能突破法律的基准点,在法律规定和商业目标之间找到平衡?

  答:我们作为律师,不是单纯地回应合法不合法,而是要去真正地了解客户的需求、抓住客户的需求。在这里,分享一个我第一次操作境外收购的案例。十七年前,上汽集团第一个境外收购项目在招律师,我带着团队与另外三家外所、两家内所共同竞标,最后成功拿到了标书。我当时在竞标时做的展示并不止步于律师在境外收购中能做什么,譬如起草合同、提醒企业关注哪些内容,而是呈现了一个“地图”。上汽集团的这个境外收购是中国企业在韩国收购的首次突破,因此我所要去了解的是这场收购要面对媒体、公关、工会等的各种问题。首先,我找到韩国的事务所了解中方在韩方通常会遇到的重大问题,譬如工会持股、政府审批、汽车产业知识产权问题等,把法律核心问题整理出来之后,又准备了企业可能想要问的问题——企业怎么去管理这么大的一个中介团队,投行和会计师发挥什么作用,大家怎么无缝对接合作,我们怎么在中介机构、公关中发挥作用。因此,在具体交易中,我们要基于客户的不同来深入研究客户需求,不能仅仅局限于表层。

  一名好的律师必须能够很深入地了解客户和项目的需求,敏锐地抓住核心问题和矛盾,跳出已有的思维模式和框架,用远阔的视野和发散性的思维去看待和思考问题,唯有如此才能富产创新方案。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给全世界各行各业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与变化,“疫情本身不是困局,我们把它当成困局才是困局。”刘大力律师如是评价道,“新的时代,机会依旧很多。”以许多企业都将在后疫情时期面临破产重整问题为例,中国破产法律体系尚不成熟,在此领域钻研不失为一个可以引领行业的发展机会。“客户需求变化很快”,他结合疫情下企业策略、文化等变化的多个实例提出,优秀的律师需要时刻跟踪客户的变化,甚至有时需要超越客户、超越法律看到整个市场行业,了解实际中普遍的难点、痛点问题,从行业动向、市场变化来思索项目的创新,而不仅仅局限于法律文书工作。同时,对于国内尚未发展或成型的业务,需要向国际同行学习,借鉴国际惯例及经验,并结合中国政策本土化,在更广阔的维度上为客户提供服务。

  金融律师不但可以在幕后做交易的护航员,也可以通过把握市场利用资金的专业优势带动行业发展,做行业的‘领头羊’,对整个行业、整个市场产生巨大的价值。我们不仅是在做一个交易,而是在做一个行业。而这个中间,律师所要具备的视野和格局至关重要——高屋建瓴的全球视野、大胆创新的格局、宏观的洞察力、在细处把控法律风险。正应了那句: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问:如何始终保持对客户的了解?尤其是疫情期间,如何保持与客户的良好联系?

  答:疫情期间,我们团队和客户打电话保持联系,关心他们并了解他们的需求,及时快速地开展各种法律专题讲座、培训给予客户力量,虽未实际开展业务,但把握住了能够和客户建构更紧密关系的最好时刻。其实,与客户建立关系体现在每个层面、每个业务、每个文件以及每次与客户的互动中。

  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做公益。我们的公益组织志愿者和我在疫情期间,一直在给湖北武汉网上求助床位的求助者们打电话关爱他们,在他们积极等待求助的时候听他们倾诉。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亲人之间的相互支持和真情守护,令人动容。世界在变化,客户的需求也在变化。这次疫情中,很多企业捐款捐物资,这份公益之心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们可以透过律师这个角色去参与、去了解企业新的需求,包括它的经济需求、它的社会责任以及它背后整个社会新的需求。

  疫情是一场大考,我们怎么才能考及格、考优秀,就取决于我们每个人能不能突破自我中心,能不能改变自己,能不能了解我们客户背后的需求,来到全社会人人关心的层面。

  因在华东政法大学律师学院执教,刘大力律师与“90后”年轻人有不少交往,同时也十分乐意与青年律师交流。“我认为自己仍是个年轻律师,是因为我‘心门’非常敞开,愿意向所有人学习,向你们学习。”他谈道,当今时代的青年律师充满了闯劲与冲劲,与他年轻时被时代浪潮推着往前走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他格外看好青年律师的未来,认为他们开放、有创造力,未来有无限可能,一切都可能成为他们的才华与价值。

  问:您与90后接触较多,所以想请教一下在带教90后的过程中,作为“老”律师应当怎么去激励和引领他们?他们更习惯、关心什么样的方式?

  答:带教90后,我并不会去想如何改变他们,而是对自己提出要求、去了解和倾听他们,和90后建构关系。对我们而言,也要认识到自己也有从自己的立场、认识、经验出发的局限,我们要做的是超越自己,超越自己的“自我中心”。自我中心就像每个人心中的“监牢”,只有突破,才能去了解对面的客户、助手、合伙人等。

  问:如何让不同年龄段的律师都介入到律所的管理中,使律所保持更年轻的状态、营造更多元的文化理念?

  答:年龄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视野。在这个风起云涌、行业飞速发展和变迁的时代,激情、梦想、好奇心、创造力、鲜活的生命、无限的可能、开放的心态,才是真正的年轻。我们作为律师,必须要跟上时代变化,只有真正有实力、有能力、有眼界的人才能成为领导者。引导事务所前进的人,往往在市场上有一定的高度,这并不取决于资历,而是眼界与能力,是自己打拼、“做”出来的。我们不能固守陈旧的经验,而应当时刻记得时代在变,客户在变,市场在变,我们所要做的是不断探索“怎么跟上变化”这个话题,增强自己的能力。

  问:在人工智能蓬勃发展的新时代,律所管理模式、律师服务方式也不断在变化,律师、律所,应当如何应对?

  答:整个世界经济,尤其到后疫情时期,都发生了巨变,世界已经到了“物壮则老”的地步,我们所要的,不再只是经济、与人无关的数字,而是要找到精神底蕴,回归与人、生命、福祉有关的精神底蕴。在人工智能时代,律所与律师需要寻找新的精神底蕴——寻找自己的精神底蕴,寻找单位的精神底蕴,寻找法律的精神底蕴,寻找金融体系的精神底蕴,找到律师的基础支柱、基石。

  刘大力律师在《破局》一书的致谢中向律师、律所、身处这个时代中的所有人发问:

  在这个人工智能到来的时代,在这个我们人类会越来越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时代,人类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真切地面对生命价值这个基本命题,在物质的迷失中需要重新找到人类前进的方向。面对未来,我们律师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同时也是一个生命个体,我们也需要超越物质的锁链,来回归生命自身的需要和渴望。无论最后疫情如何发展,物壮则老,世界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问题是,身处其中,我们准备好了吗?

  读书会活动虽已结束,但刘大力律师在会上向大家提出的几个问题仍萦绕脑海——为什么做律师?你的价值在哪里?面对困局,如何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疫情带来的变化,对我们每个人意味着什么?未来十年,你将在哪里?……思考与学习永不止步。

  也许我们每一个律师终其整个执业生涯,都只是在这条没有终点的道路上永不停歇地前行吧。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